当前位置:首页?>?至尊特工 > 第八百六十四章 唯一的办法

第八百六十四章 唯一的办法

  当柳赋语跟着秦阳走入火锅馆的时候,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。

  秦阳注意到柳赋语脸上的表情,嘴角很细微的翘起了两分。

  还有什么比烫火锅更让人觉得亲近和热闹呢?

  大家面对面的坐着,烫着麻辣鲜香的鸭肠毛肚,喝着啤酒,还有什么话不能交流?

  之前秦阳征询柳赋语晚上吃什么的时候,柳赋语表示客随主便,秦阳便主动的把她给带到火锅馆了。

  秦阳勾选了一些菜,然后把菜单递给了柳赋语:“你看看点点啥菜……”

  柳赋语却不接菜单:“一份藕,可以了。”

  秦阳微微一愣,旋即笑道:“不用客气啊,一顿便饭而已。”

  柳赋语眼光扫过菜单,平静的说道:“你已经点了不少荤菜了啊,我喜欢吃藕。”

  秦阳见柳赋语不接菜单,便缩了回来,又征询莫羽意见后,这才点完了菜,将菜单交给了服务员。

  “喝点啤酒?还是饮料?火锅辛辣,总得喝点啥,不然喉咙受不了……”

  秦阳原本以为柳赋语会开口说饮料,谁知道她却平静的回答道:“都可以。”

  都可以?

  秦阳见柳赋语既然这般说,便转头要了一箱啤酒。

  柳赋语看着秦阳要啤酒,没说话。

  菜肴很快上来,秦阳热情的招呼柳赋语开始吃饭,柳赋语也不客气,一边吃一边喝。

  “哎,柳小姐,你说这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,你们水月宗难道还不肯放下这个仇怨吗?”

  柳赋语皱了皱眉头,犹豫了一下道:“目前水月宗宗主是我师傅,但是真正话语权最大的还是吴长老……”

  秦阳听得有些迷糊:“吴长老?”

  莫羽眉头微微扬起两分:“你说的是吴韵雅吴长老?”

  “是的,她是我们水月宗的太上长老,身份最高,实力最强,我们宗主也得尊重她的意见……”

  莫羽听到这里,脸上顿时露出了苦笑。

  秦阳看着莫羽神色变化,顿时有些奇怪的问道:“师傅,你们在说什么,隐门和水月宗的矛盾和这个吴长老有什么关系吗?”

  莫羽看了一眼柳赋语,这才轻声解释道:“我和柳小姐的师傅黄宗主虽然也交手多次,但是彼此都有手下留情,出手都很有分寸,并没有什么新的仇怨产生,但是这位吴长老昔年和你师公却是打得颇为激烈,甚至有一次你师公重伤了吴长老,吴长老对此念念不忘……”

  秦阳顿时回过神来,难怪自己问是水月宗的态度,她却很莫名的提到这个吴长老,看来吴长老才是这场矛盾的关键呢。

  当初吴长老败给了师公苗剑宫,还被苗剑宫给打伤,这让吴长老念念不忘,而她又是水月宗实际权利者,宗主也得给他面子,所以这场仇怨自然也得继续打下去。

  秦阳转头看着柳赋语,轻声道:“也就是说你师傅,也就是黄宗主让你来找我,实际上是吴长老的意思?”

  柳赋语点头:“是的。”

  秦阳想了想:“那如果吴长老改变.态度,那我们是否就不用再斗了?”

  柳赋语犹豫了一下,再度点头:“差不多。”

  秦阳转头看向莫羽,这个时候自然需要莫羽拿出决定态度。

  莫羽转头看着秦阳苦笑道:“别人或许很容易改变注意,但是这位吴长老吧,性格……嗯,比较固执,恐怕不容易……”

  莫羽在说话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,眼光扫了一下旁边的柳赋语,最后用了固执的形容词。

  秦阳对莫羽自然是很熟悉的,看到他这个表情,便知道那个吴长老的性格恐怕不单单是固执,恐怕还要加上心胸狭隘、睚眦必报等等负面形容词。

  秦阳想了想问道:“柳小姐,之前你说的生死战肯定是不行的,那你师傅来之前肯定应该预料到这种情况,他有啥交代吗?”

  柳赋语转头看了一眼莫羽:“师傅说想要解决这段矛盾,解铃还得系铃人,必须得让苗前辈亲自到水月宗面见吴长老,或许有可能商量出一个解决的办法,否则的话,战斗就还得继续下去,哪怕你拒绝生死战,但是还有很多其他的办法对付你,躲是躲不过的,光靠拒绝也是不行的。”

  莫羽皱了皱眉头:“让师傅去水月宗?”

  柳赋语点头:“这是唯一的办法,如果苗前辈不愿意尝试的话,那我自然只有和秦阳继续斗下去。”

  莫羽倒没觉得柳赋语说得有什么错,看了看面色清冷眼光平静的柳赋语,莫羽转过头看着秦阳。

  “秦阳,要不你劝劝你师公,看看他是否愿意走这一遭?”

  秦阳转头看着莫羽:“师傅,这话不是应该由你来说吗?”

  莫羽摇头道:“虽然他是我师傅,但是他和我的关系,因为陆丰年的关系,终究还是有着那么一点隔阂的,这也是为何他教授完我本领在我出山之后他便飘然离去的原因,但是你不一样,他现在内心中更把你当作他绝学的衣钵传人,他对你自然是无比重视的,或许你劝说他的话,可能有效果……”

  秦阳愣了一下,还有这说法?

  这是啥?

  隔代亲吗?

  师傅自然不会骗自己,秦阳当即爽快答应道:“行,等我见到了师公,我就问问他,看看怎么解决这事……”

  秦阳停顿了一下,转头看向柳赋语:“柳小姐,师公是我长辈,我只能转达和劝说,如果他坚持不肯去的话,我也是没有办法的。”

  柳赋语神色不变,淡淡的说道:“我也只是一个传话的,反正我听我师傅的,她怎么说,我就怎么做。”

  秦阳无语,你听你师傅的,你师傅又要听吴长老的,吴长老气不过想报仇,然后让你来找我麻烦,那最终还不是我的麻烦?

  虽然柳赋语刚才没说出到底还有些其他什么手段,但是秦阳从她那笃定的眼神中还是看出了她的态度。

 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不能解决,而她的师门又要求她对自己下毒手的话,那她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……

  真是个麻烦啊!

看网友对第八百六十四章 唯一的办法的精彩评论

新书推荐:蛊惑魔王(一行白鹭上青天) 女主播的修真高手(黑夜de白羊) 超凡兵王 厨道仙途(幻雨) 绝命手游(奥比椰) 亘古大帝(陈辉) 狼牙兵王(蝼蚁望天) 全能保镖(海派山人)